当前位置: 主页 > 洞窟 >

鸣沙山下响驼铃 莫高窟内唱佛缘

时间:2016-09-11 13: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莫高窟45号窟沙漠驼铃壁画月牙泉大漠深处,河西走廊的尽头,有一个神秘的沙漠世界,这里流传着苍凉的诗词歌赋,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咽喉,这里有奇妙的月牙泉和鸣沙山,

莫高窟45号窟

沙漠驼铃

壁画

月牙泉

  大漠深处,河西走廊的尽头,有一个神秘的沙漠世界,这里流传着苍凉的诗词歌赋,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咽喉,这里有奇妙的月牙泉和鸣沙山,这里有莫高窟永远不灭的神话,这里有沙漠的沧桑和传奇。这里便是敦煌。

  敦煌,古称沙州,地处河西走廊的最西端。这里以敦煌石窟和敦煌壁画驰名中外,以博大精深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闻名,是世界遗产莫高窟和汉长城边陲玉门关、阳关的所在地。她位于中国古代通往西域、中亚和欧洲的交通要道丝绸之路上。丝绸之路是中外文明交流的通道,西方文明通过丝绸之路进入古代中国,对中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古代文明通过丝绸之路向西方传播,也促进了西域文明的进步。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当年商队的驼铃和着大漠的低吟默默讲述着曾经的岁月。在这条丝绸之路上,无数身着汉服的中原人留下了足迹,同时也带回异乡的记忆。这里留下了中国现存最大的石窟,有令人惊叹的飞天,有神秘的传说,有珍贵的典籍文献,有苍茫古道千年的寂寞与辉煌,即使早已灰飞烟灭,却在大漠深处映刻了永恒。

  6月10日,“一带一路 茶和天下”汴梁晚报记者万里寻访丝茶路大型文化主题报道特别报道组一行走进敦煌,了解她的前世今生,感受她的繁华和落寞。

  “敦,大也;煌,盛也。”盛大辉煌的敦煌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敦煌,西接罗布泊荒原,南枕祁连山,北靠峰峦嶙峋的北塞山,东倚峰岩突兀的三危山。由祁连山顶积雪融化的甘泉曾经养育了无数绿洲政权,一并生发、兴隆、衰败与消失。西汉王朝驱逐匈奴、开拓丝路、建置敦煌郡,设玉门关和阳关、修长城、列亭障、移民戍边,这一系列的举措对汉王朝经营河西、稳固边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奠定了敦煌在丝绸之路的咽喉地位。作为交通枢纽,敦煌自古承担着东西文化交流的重任。从汉朝开始,丝绸之路已作为中原与外域交往的重要商途,享受了人口、物质、文化的繁盛。沿线驿站联结、食肆不断、石窟成群,佛教即由此传入中原。

  敦煌历经了封建社会鼎盛时期汉风唐雨的洗礼,文化灿烂,古迹遍布,有莫高窟、榆林窟、西千佛洞等主要历史文化景观。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又名敦煌石窟,素有“东方艺术明珠”之称,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石窟,保留了10个朝代、历经千年的洞窟492个,壁画45000多平方米,彩塑2000多座,题材多取自佛教故事,也有反映当时的民俗、耕织、狩猎、婚丧、节日欢乐等内容。这些壁画、彩塑技艺精湛无双,被公认为是“人类文明的曙光”、世界佛教艺术的宝库。

  相传公元366年,一位法名乐尊的僧人云游至敦煌三危山,目睹夕阳西下,一时间金光万丈,隐约呈现无数佛像,便认为是佛迹之所,便在崖壁上凿建了第一个佛窟。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北朝至隋陆续开凿了千余窟,尤以唐代为盛。壁画层层叠加,精美异常,两千余座彩塑栩栩如生,一切都恍若西方极乐世界。

  宋宁宗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元太祖铁木真(成吉思汗)统一漠北各部族,成立了强大的部落联盟。公元1227年,蒙古大军灭西夏,攻克沙州等地,河西地区归元朝所有。此后,升敦煌为沙州路,隶属甘肃行中书省,后升为沙州总管府。元朝远征西方,必经敦煌。当时瓜、沙二州屯兵济济,营寨栉比,屯垦农兵遍布党河、疏勒河流域,敦煌一度呈现出经济文化繁荣的景象,和西域的贸易更加频繁。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就是这一时期途经敦煌漫游到中原各地的。元朝统治者也崇信佛教,莫高窟的开凿得以延续,现存元代洞窟约10个。自元朝以后,千里河西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

  莫高窟素着“东方卢浮宫”的美誉,这里精美的壁画和举世闻名的彩塑,虽然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断受到历史的侵袭,却像酒一样越醇越香。在敦煌博物馆,特别报道组一行见到了莫高窟最具代表的石窟、壁画和佛像,被眼前见到的景象所震撼。洞窟的四周和窟顶,到处画着佛像、飞天、伎乐、仙女等。还有各式各样的雕塑,如高达33米的坐像、只有几十厘米的小菩萨像等。据介绍,莫高窟里的敦煌壁画在内容和数量上,都遥遥领先全世界宗教石窟、宫殿的壁画。

  地处边关的这片绿洲见证了中原王朝更迭、江山易主,又经历了吐蕃、回鹘、党项和蒙古族的统治以及自然的侵袭。仿佛是在佛教的庇护下,莫高窟仍被完好地保留了下来。然而这座精美的艺术宝库被风沙掩埋多年,直到清朝末年,湖北麻城的一位王姓农民为躲避饥荒,辗转流落至甘肃酒泉入道修行。王道士行至敦煌,发现了残破不堪却美轮美奂的石窟、庙宇,敦煌莫高窟又一次闯入人们的视野。莫高窟因为藏经洞的发现而闻名,当这些奇迹令全世界震惊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掠夺与破坏,各种肤色的朝圣者、猎奇者及探险家纷至沓来。

  莫高窟,是一首意蕴深长的诗;莫高窟,是一支悠远回旋的古曲;莫高窟,是一个永远不灭的神话。那端坐的佛陀、站立的菩萨,千手的观音、飞天的女神,反弹的琵琶、怀抱的胡笳,这一切西来的文化,都融进了中华文明之中。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在古人的诗句里,玉门关是一个春风都吹不到的地方。现在的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玉门关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在敦煌西北93公里的戈壁滩中。现在的玉门关,是一座四方形的小城堡,宋代以后,随着战乱以及水源的枯竭,玉门关渐渐废弃了,但是在风沙中还蕴含着苍凉的情绪和无尽的传说。在玉门关,你会看到一望无际的戈壁和惟妙惟肖的天然睡佛,戈壁中的沙生植物和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让人感受到玉门关几千年的寂寞。

  继续西行,就是古老帝国的边界——阳关。阳关位于敦煌以西75公里处,数千年的时间里,来到这里继续向西的大部分都是佛教徒与商人。而阳关名字的由来,要追溯到阳关北面更古老的一个关口——玉门关。曾经,人们从西域于阗国(今和田)进口最好的玉石,因此,运送玉石取道的那个关口就叫“玉门关”。到了汉朝,又设立了另外一个关口,因在玉门关南边,所以称之为阳关。相比玉门关,阳关似乎更容易让人联想到凄凉悲惋。唐朝大诗人王维描写这里的一首诗《送元二使安西》,也让玉门关成为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知道的一个离别之地:“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相比于阗国的美玉,西域各国对中原丝绸的需求更甚。相传,于阗国国王委托一位和亲的汉朝公主把蚕卵和桑树种子带回她的第二故乡,公主机智地把这些造丝工具藏在头发中而逃避了玉门关的检查,于是造丝技术就这样被传到世界各地。当年玄奘西行从这里向北,穿过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的莫贺延碛,到达了哈密绿洲。而莫贺延碛以西便是真正意义上的西域。

  如今,阳关和玉门关虽只余下断壁残垣,但置身其间仍能隐隐感受到边关的铁马金戈之气,使人不得不慨叹,历史的沉重和苍凉。

  一座石窟,一个世界;一孔洞穴,一截历史。走进敦煌,就像是翻阅一本书。透过石窟,您能看到那动荡惊惧中,机敏的北朝人,将西域样式融进了魏晋风骨;正值太平盛世的唐朝人,雍容华贵,从容自信,处处追求艺术的完美;由盛入衰的五代和北宋,渐渐失去了进取的勇气,而西夏人的朝气和蒙元的强悍,却一次又一次引起我们的惊喜。一千多年的风沙,撑起了一千多年的分量。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