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敦煌学 >

一甲子敦煌梦 六十年莫高情

时间:2016-09-09 16:16来源:未知 作者:编辑 点击:
一甲子敦煌梦六十年莫高情一代大师段文杰百岁沧桑化作一缕英魂,永远守护在飞天故里这片土地上一代大帅段文杰。1952年临摹莫高窟第285窟西壁壁画。向参观莫高窟观众介绍敦煌石窟

  一甲子敦煌梦 六十年莫高情

  一代大师段文杰百岁沧桑化作一缕英魂, 永远守护在飞天故里这片土地上

  一代大帅段文杰。

  1952年临摹莫高窟第285窟西壁壁画。

  向参观莫高窟观众介绍敦煌石窟艺术。

  1989年与前苏联敦煌学家亲切交谈。

  1990年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讲解莫高窟。记者房毅 翻拍

  “出蜀入陇根脉植敦煌 风同松柏节同竹,承前启后学艺弘四海 言可经纶行可师”。一代大师段文杰在庚寅与辛卯之交溘然长逝,百岁沧桑化作一缕英魂永远守护在了敦煌这片土地上。他把毕生的心血和精力都奉献给了敦煌艺术保护研究事业。 在莫高窟1600年的历史上,段文杰与之有关的60年,人们不会忘记……

  为寻梦出蜀入陇

  段文杰与敦煌结缘,起于国画大师张大千的一场画展。 1944年,张大千在重庆举办了敦煌壁画临摹展, 重庆国立艺专国画系26岁的学生段文杰,为了参观这个画展跑了二三十里路。展厅里两百多幅色彩斑斓的敦煌壁画摹本立即深深地吸引了他。回到学校后,“到敦煌去”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回响。翌年,国立艺专毕业的段文杰义无反顾地离开重庆,向着心中的艺术圣地敦煌进发。到达敦煌后,段文杰惊喜万千:壁画原作比临品更美,美得令人震惊。从此,他便一头扎进了莫高窟的艺术世界里。

  编号、调查、测量、临摹……守护一座巨大的艺术宝库,要做的事太多了——段文杰原打算呆个一年半载的想法改了。“不花几年十几年的时间来临摹和研究,是理解不透的。”

  从1946年开始,段文杰共临摹各洞窟不同时期的壁画340多幅,面积达140多平方米。这一成绩在敦煌莫高窟个人临摹史上创下了第一。

  1947年和1948年,段文杰他们对莫高窟洞窟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编号、测量和内容调查,他们做的洞窟编号被认为是最完整和科学的,至今仍在沿用。

  艰难险阻亦不惧

  虽然在艺术创作上得心应手,但当时段文杰的生活却极为艰辛。莫高窟环境、气候之恶劣,工作条件之艰苦,一般人难以想象。夏天干热高温,冬天风卷黄沙,打得人睁不开眼睛。用的是土桌土凳,喝的是宕泉河的碱水,没有大米,少有蔬菜。由于交通不便,莫高窟就像沙漠中的荒岛,三五个月进不了敦煌城是常事。

  最初的几年,段文杰都住在由马厩改造的简易房里,和他同去的几个人,不久就有因受不了恶劣条件而离开的。此后不断有人来,又有人离开。

  在这样的环境中坚持了10多年后,1957年,段文杰的妻子龙时英带着儿子从四川来到莫高窟,分别十余年的一家人总算团聚了。细心的妻子垒好兔窝养起兔子,背起背篓去打野草,为丈夫精心准备可口饭菜。这一切,令十多年没享受到家庭温暖的段文杰倍感温馨。然而没多久,一场政治风暴袭来,段文杰成了“革命对象”,淘厕所、挨批斗、写检查、被抄家。1970年,当段文杰面临着被“清理”回四川老家还是被“清理”到敦煌农村的选择时,他说:“我的家在敦煌,哪里也不去。”每当夜深人静,他依然醉心到敦煌艺术世界中:敦煌石窟艺术的源与流、宗教和宗教艺术的差别、敦煌壁画的历史价值、敦煌石窟的艺术价值、敦煌石窟艺术的美学问题……

  经过一段动荡岁月,段文杰对敦煌艺术的思考渐渐沉淀成一篇篇成熟论文:《形象的历史——敦煌壁画的历史价值》、《莫高窟第220窟新发现的复壁壁画》、《真实的虚构》等文陆续发表。段文杰还从佛教史和艺术史的角度,提炼出了敦煌艺术的十大特点。

  敦煌学回归故里

  1980年,段文杰担任敦煌文物研究所第一副所长,而此时,日、法、英、美等国的学者对敦煌文化的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中国大陆敦煌学的研究却在经过十多年的空白后落于人后。段文杰立志要让敦煌学回到祖国!他不顾年迈体弱,开展了频繁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为我国敦煌学研究开山劈路。

  从1983年到1994年,段文杰先后倡导并主持了全国敦煌学术讨论会、第一届敦煌石窟研究国际座谈会、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等几次具有重要影响的会议。1994年敦煌研究院主办的“敦煌学国际研讨会”,有来自16个国家的200多名中外专家学者参加。 240万字的《敦煌学大辞典》也于1998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在全国敦煌学者共同努力下,“敦煌在中国,敦煌学研究在外国”的局面得到根本改变,中国的敦煌学研究走在了世界前列,段文杰让敦煌学回归故里的愿望已经实现。

  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赞誉,段文杰谦虚地说:“敦煌学已经回归故里,这是中国敦煌学者共同努力的成绩,但是敦煌学是国际的学问,欢迎各国学者进行研究,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

  我的敦煌,我的梦

  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1987年12月将莫高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莫高窟引起越来越广泛的关注,段文杰也一天天地老了。1998年卸任的段文杰回到了兰州,但敦煌之梦依旧继续,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从远古一路走来,沙漠绿洲上沙岭晴鸣、月牙泉澈,茫茫戈壁见证了敦煌千年的辉煌与没落;向未来一路走去,石窟壁画上岁月无痕、魅力长存,拳拳之心铭刻着我的敦煌、我的梦。”

  2007年8月,为庆贺段文杰先生90寿辰及守护敦煌60年所取得的成就,甘肃省政府、国家文物局联合授予段文杰“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研究终身成就奖”。 颁奖当天,90高龄的老人亲自来到现场,虽坐着轮椅,但眼神依然睿智有神,笑容淡定安详。因为身体原因,已经不能接受记者采访,却微笑着面对每个人。

  音容犹在,斯人已逝。此时此刻的他,也许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守护着敦煌,追寻着那个不变的梦:“我有一个梦想,即使不能消灭贫困,但飘逸的飞天会指引我们走在通往幸福的路上;即使不能消除积怨,但拈花的微笑可以融化人类心灵的坚冰。”

  记者 魏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