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家 >

沙漠玫瑰——凭吊敦煌保护神常书鸿墓地

时间:2016-09-09 16:20来源:未知 作者:编辑 点击:
是什么力量使他经受这非人的磨难而不改初衷?在他初到敦煌时有一段独白:“在这伟大的民族艺术宝库前,我深深内疚的是,自己漂洋过海,旅欧时期,只认这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时期

是什么力量使他经受这非人的磨难而不改初衷?在他初到敦煌时有一段独白:“在这伟大的民族艺术宝库前,我深深内疚的是,自己漂洋过海,旅欧时期,只认这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是世界文艺发展的顶峰,而对祖国伟大灿烂的艺术却一无所知。今天才如梦初醒,追悔莫及!”“当时,我默默地站在这个曾经震动世界而今空无所有的藏经洞的洪(巧+言)造像坐坛前,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宝藏被劫掠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了,而这样一个伟大的艺术宝库却仍然得不到最低程度的保护和珍视。就在我们初到这里时,窟前还放牧着牛羊,洞窟被当做去金沟淘金沙的人夜宿的地方。他们在那里做饭煮水,并随意毁坏树木。洞窟中流沙堆积,脱落的壁画夹杂在断垣残壁中随处皆是,无人管理,无人修路,无人研究,无人宣传,继续遭受着大自然和人为毁损的厄运....忽然,抨然一声巨响把我从沉思中惊醒,原来是三层上面第444窟五代造的危檐下崩落一大块岩石,随之是一阵令人呛塞的尘土飞扬。我不胜感慨,负在我们肩上的工作任务将是多么艰巨沉重!”

这真是一名爱国者的呐喊!可在那战乱的中国,又有谁来扶持这荒芜的石窟?是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毅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护着它,直到1944年才有10多人组成简陋的研究所。如今他已去世多年了,可他的音容宛在,就在这莫高窟山门的正前方,一个高高的沙丘上,一杯黄土,一座石碑,那就是他的安息之地。与莫高窟前绿树红花相映照的是,这里是戈壁滩,没有树木,没有花草,只有一株干枯的胡杨树,孤零零地挺立在荒原上。这与普通坟墓无异的一杯黄土和石碑,却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碑铭:“敦煌保护神”!是的,他用一生的心血和精力保护了敦煌的石窟艺术,死后仍然守卫在它身旁,沙漠就是它永远的监护之地。人们到这里凭吊,想献上一束花吧,不成,鲜花在这里很快就要枯死。有人放了仙人掌的盆花,这是最能抗旱的植物了,也不成,干枯的驱干早已萎缩。能在这里长存的只有石块,因此在坟前就多了些五彩石,这是人们所能留下的最好的祭奠。与常书鸿坟头毗邻的还有十七座坟地,全都是他的同事,这里也就成了敦煌艺术研究院的墓地。世界上有哪个单位早早为职工备好墓地的?只有敦煌艺术研究院!试想一下,当一个风华正茂的小青年刚踏进研究院,就已见到他的墓地,那是什么感觉?这意味着一生一世都要固守在这荒漠,作出终身的奉献!

站在沙丘上向远处遥望,在那高高的沙山上对着莫高窟的斜坡,有一个偌大的“心”字,那是用石块圈出的一个心形大字,“心”中又用石块堆成“陈、王”两个字,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恋人,抒写的同心结。自古以来,就有山盟海誓一说,那是对着高山、大海的盟誓,又有谁对着浩浩黄沙起誓?史书上没有,文学作品中也没有,莫高山有!黄沙作底,石头作证,天苍苍、野茫茫,唯有两情共久长。生活在沙漠中的人自有一股壮丽而浪漫的情怀。

漫漫黄沙在这天地之间,不断地塑造出神奇而绮丽的景象,月牙泉是敦煌最负盛名的一景。在黄沙包围的峡谷,有一汪弯弯的泉水,瞵瞵水波,清彻可掬,四面是高达七、八十米的沙山,人们蜂涌在这沙山上跋涉,走到最高处,用滑板一泻而下。每年每月每日,这山上的沙不停地下泻,可为什么山的高度却不见降低?原来,每到深夜,这里就起风,从西面沙山的缺口吹进来,当这股风吹到泉边就盘旋而上,那白天滑下的沙又随风上扬到高处,所以不管这沙山在白天留下千千万万个脚印,一到清晨,一切又都恢复如初,独特的地形和气流,是这沙山永不落的秘密,在中国唯有这里得天独厚,这是大自然对敦煌的恩赐。

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有时会突然发现一串串、一行行排列有序的沙包,有的圆得像球,一个紧俟一个,延伸到几百米、几千米,阳光下金灿灿,像是大地铸成的金项练;有的扁扁的,一叠叠相连,鳞光闪闪,延长再延长,犹如布下的长蛇阵;有的又结成条状,俨然是大地伸出的千万条臂膀,臂臂相接,黑黝黝地结成钢铁般的长城。乍一看是那样的威武雄壮,不是人工哪能构造的那样整齐?可这荒漠又何来这样的工程?再琢磨,那原是大自然的杰作,风,就是那雕刀,那无形那影的风竟能创造这样的奇迹,真使人叹为观止。

当怀着这惊世之叹,走进雅丹地貌公园时,方才知道那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这里才是真正的大手笔。从戈壁滩上凸起的座座山峦,千奇百怪,有的酷似狮身人面像,匍伏在天地之间,虎虎地雄视前方;有的像横空出世的巨舰,正在率领舰队,疾速航行;有的又像硕大的蘑菇云,腾空而去;有的又像纤纤天鹅,振翅欲飞。这些似真似假,若虚若幻的千姿百态,无一例外都是砾石山,这可不是惯常的丛山峻岭,而是互不相连的断层绝壁,是那无所不能的风,用变幻莫测的刀笔,为它们刻下的缕缕印记。怪不得电影《英雄》要选这里为外景地,只有这样磅礴的气势才能烘托出盖世的英豪。

在那高耸的山脚下,如果有幸,还能拣到“沙漠玫瑰”,这是又小又薄的砾石片连缀成的花形,从花心中伸展出一层层的花瓣,灰黄的色质夹着闪闪的亮点,在阳光照射下,光彩灿灿,不是玫瑰胜似玫瑰,漫漫黄沙也有此锺灵毓秀?从一块巨石变成小小的玲珑剔透的花型,那是要经过千万年、万万年的磨练。又是风,是那南来北往,飘忽不定,无形无影的风又一次创造的奇迹!

沙漠玫瑰,这与天地共久长的玫瑰!我终于找到了献给敦煌人的玫瑰!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刘志琴)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