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赵先闻绘画印象记:身在自然中,何患琴瑟和

时间:2017-01-16 09: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赵先闻艺术简历 赵先闻,字知也,山东聊城市人,1969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滨州地区艺术馆馆长,滨州画院院长,滨州地区
 

  赵先闻艺术简历

  赵先闻,字知也,山东聊城市人,1969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滨州地区艺术馆馆长,滨州画院院长,滨州地区美术家协会主席,新华社山东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山东电视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现为滨州画院名誉院长,滨州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化学会艺术委员会主席和中国(北京·滨州)现代原创美术研究院院长,滨州学院客座教授。

  赵先闻是活跃在当代中国画坛上的一位颇具个性魅力和学术思想的实力派画家。他画过连环画、油画、水彩画、又独创拓彩画;他的书法以画入书,书呈画境,气韵恢宏;他的评论文章理念现代、文笔流畅、评析准确;他最早创作了反映黄河三角洲的系列作品——《黄河入海的地方》,被海外画坛称为黄河口的画家;他的瓷画艺术华贵典雅、风格别致;他最早对原创美术进行了研究并成立了中国最早的原创美术研究院;他的现代彩墨画既有丰厚的民族文化功底,又有独到的现代艺术构成之观念,个性鲜明、自成一家,具有颇高的学术含量及市场升值空间。

  其代表作品入选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展和全国科普美展,获全国第二届水彩画大展优秀奖,全国首届禅佛文化书画展优秀奖,南方印象2007年全国书画大赛银奖和相约香江第三届中国书画交流展金奖。作品为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中央军委办公厅,中国驻外使馆,美术馆博物馆等国家重要部门多次荣誉收藏,是国家主流媒体重点推介的中国新写意花鸟画的一代代表画家,2010年被评为首届感动中国文化人物,2011年当选为“21世纪中国书画诚信名家”和“21世纪最具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花鸟画100家”、2012年被评为“中国文化和平大使”和“世界和平艺术家”。

  

  早听说赵先闻先生,活到老,学到老。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不如一聊,果不其然,不仅是个老顽童,而且还是网络通。说起话来,中音浑厚、饱满,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丝毫不觉得他是老年人。如果不是看他的出生年月,你打死也不承认;即使看了年龄,也是满是狐疑。遇见赵先闻先生,是在济南的一次美术展上,我立在他的《盛世荷风》呆了好久,以致他对我有了一定印象。之后很长时间没有联系。直到同学盛文强组织一次文学活动,有幸与赵先闻老师再次见面,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交谈已无障碍,而赵先闻老师的学识都翻江倒海般倾泻出来,谈吐中不乏温文尔雅。

  早就有人提出“画从书出”、“以书入画”、“笔墨为尚”精准的表达出了书画家赵先闻的艺术人生。书画家赵先闻擅书法、篆刻及花鸟。他创作的花鸟写意强调色彩,他的画作既不是传统的没骨也不是西方的水彩。赵先闻把自己这种画的创作手法为拓彩。他画过连环画、油画、水彩画等。那些画作,一眼看过你只能感觉到画面的舒适用色鲜亮,惊叹大红大绿也可以如此的优雅。如果你带着发现的眼睛去看其画作,他画过连环画、油画、水彩画画化古为今,绘画介与抽象具象之间,画面效果犹如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所述的那种:“用笔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自如地表达“我”的心境和自然的意境。

  赵先闻先生的绘画用笔天真烂漫,画面斑斓浓郁,草木丰茂。绘画与大自然息息相关,深入大自然。赵先闻先生笔下一朵花也可以极尽绚烂,尤其荷花展现生命之美。赵先闻先生的作品名称如诗一般,每一幅作品名称都不是刻意去抒写,而是创作之时内心情感的一种抒发。赵先闻先生热爱自然,同时对人类不尊重大自然深感悲痛,他的作品有对大自然的悲悯之心。而带着发现的眼睛观其画作,你会发现他的视角独特,热情。你会发现他的作品感情细腻,各种生动的趣味,也许是大胆的用色,也许是柔美的线条,亦或是独到的题材,或许是所有,打动你的内心,给予丰富的感受。总之王清州作品的怡然、自然,生动趣味,花鸟画的形神心造、气韵酣动让观者情不自禁的去品读他与他的画作。

  

  赵先闻先生是位具备广泛传统文化综合性修养的画家。豪爽的性格下,遮蔽不了他对人生、社会的洞微幽明。对艺术,他有一种永不停息的自我发掘意识,并深深地沉浸于这一复杂的过程之中,他赋予彩墨荷花一种关于生命的寓指,试图连接传统与当代的关系。在他看来,当代消费文化中的许多问题都可以通过禅意的心境去过滤,而对于人性修为的传统文化则可以通过一种新的视觉图式获得再生,他的彩墨荷花作品就是过渡传统与当代的方式。

  赵先闻先生的创作过程更像是一种生命的日常体验,一种类似禅修的日常功课。白天的他滨州的琐碎公益公务,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能沉浸于自己的画室。因此,绘画对赵先闻来说,既是他超离日常生活的自我独处,也是他逐渐凝神入定的意志自觉。每一张作品,都是他抒怀自己的精神畅想,更是他寂然独立中的自我表达。对于先闻而言,艺术不但是一种若即若离自我觉察,同时,也是可以暂时抛弃自我的解脱,赵先闻的作品也具有了影响观者的那种特质--让你的心不再受到外部社会的影响侵扰,也没有了任何欲望所带来的压力羁绊,在先闻肆意的挥洒中,在他手中包含墨汁的笔与柔软宣纸摩擦的曼妙微声中,不仅让先闻沉湎其中乐此不疲,也让世界似乎变得寂静、无染而纯真--这在当下显得如此珍贵。

  

  面对着他的作品,我的心灵被震动了,慢慢的翻看着他的画作,我沉浸在他的花鸟画世界里,他的荷花多姿多彩,有着水的韵味和姿彩,花叶鲜亮生动,朴拙大气。画家喜欢用淡色淡彩烘托画面,又用轻巧之笔把鱼和水以及水草的长势,都描绘出来,给人以美的享受。而他的菊花,画得更令人叫奇,花瓣用纯三角形来描绘,用淡淡的金黄色,处处透出一种高贵典雅之气,赵先闻爱菊,菊花雅致清新,超凡脱俗,在他的心目中,菊花是一种与生命有关的植物,它有君子之风,是花中王者。“秋去菊方好,天寒花自香”。菊花的傲霜与不媚俗是作者崇高人格力量的真实写照,他为此喜欢菊花。赵先闻作画注重思想,从原先水彩画拓彩画创作,到中年后介入中国画的创作,赵先闻用成熟的眼光,关注着中国绘画的走向,他觉得自己的中国画,应跳出传统模式的许多框框,用自己多年把握的水彩画、水粉画的艺术手法揉进中国画创作当中,用西洋画的色彩色调对画面进行渲染,用明丽欢快的格调,构建自己斑斓多彩世界。由于他对中国画的精粹把握与其它画家不同,近几年来的作品,已显示出自己的特点,作品构图饱满,色调清淡高雅,同时,赵先闻也在追求着一种自然美,让作品随意自然,有着浑然天成的感觉。他说,绘画是我的世界,我正创造着我的世界。赵先闻用理性的思考和激情的画笔,在进行着自己艺术风格的追求,他深信只有勤于思考又勤于创作,关注着世界,才会创作出好的作品。

  综观赵先闻先生的大多数作品,有着满、淡、染的特点。所谓的满,即构图丰满,构图是作者学识、修养、功力的总和,看构图就能看出作者的格调。赵先闻作品的构图在画面中,处处溢出艺术的张力,在淡墨浓彩中吸收现有构成因素,尽量把画面画得丰满些,让它带有一种装饰的味道。所谓淡,即是用墨较淡,也即淡化墨的作用,给色让出空间,让色彩有发挥的舞台,使感情变为色彩,融进画面中,用色彩打动读者,这也就是染,即逢画必染,强调色彩的灵魂作用。在追求这些艺术特点的同时,赵先闻先生并没有忽视线条的作用,线是作画的基础构图的关键,是中国画的精粹,是不可丢弃的传统。他能灵活运用线条表现生活,用色彩表达感情。

  皮埃尔·布尔迪厄在《艺术的规则》说,一切艺术作品都隐含了作者本人在创作过程掩藏在其线条颜色的变化中的特种“密码”,这些“密码”集中作者本人创作生命经验的精华及其特有风格。或许,并没先闻有意识到作品中所固有的“密码”,也不知道他自己在创作中究竟遵循什么密码,但是,他的每张作品创作中都遵循不可见的逻辑,由此产生对其作品进行解构和诠释的根据。

  

  赵先闻先生的彩墨画面,往往是对荷塘日常场景简洁而灵敏的记录。他从写生中获得的灵感与已有的经验有效地结合起来,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画家只是一味地图解美景。我们可以看到他作品中,对这个世界的不动声色的观察方式,一种现实与个人幻想纠缠着的诗意与情趣。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画面中的一些荷叶呈现出径直朝着宣纸边缘,且向外展开、随处突破的趋向,其结果便是让画者摆脱了宣纸边极地限制,创作也就变得无拘无束、毫无顾忌。先闻常说:“率意和情趣根本就不是能找来的,而是思想在不经意间对艺术情结的一种自然释放”,他凭借理性与直觉创作他的作品,释放出了一种松弛和张力,既是在控制和自由之间的平衡,又是在具象与抽象之间的争斗。在轻松中放任自己的先闻,在作品中的空间感是耐人寻味的,有的时候是拥塞之中的间隙,有时候却是宽阔无垠,就像是人的呼吸吐纳,充满了生命的意涵,一种活力的膨胀与收缩,达到“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空出来的地方,目的是要化“虚”处的情思,引人神游。因此,他用虚空经营位置,用空虚组织结构,作品不仅呈现出了元气淋漓、缥缥缈缈、聚散无常的感觉,而且能采用即白当黑的方法,用虚空体现宇宙的哲理,令人迁想妙得。

  赵先闻先生的作品,强调和突显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待自然的态度和立场,在此精神支配下,先闻非常自然地把油画图式转换成了中国画的视觉语言,彩墨荷花的线条是书法与线条的抽离,浓淡渐变的线条呈现出时而折断、时而隐去或自我伸张的风格,时而迅疾,时而凝重,时而聚合,时而发散,似乎要使时间有可视性,让人可以感受到生命体和人的情感状态。在先闻看来,每一条线条都是该线条本身的内在历史的体验,它无需做出任何解释,它有其本身存在的关系和意义。他非常崇尚简洁“美学”,追求以少胜多,但画面上呈现的是那种探之茫茫、索之缈缈的虚空感,能放笔直扫,出没于有无之间,志冰将书法线条的抽象性演绎成一种东方式的美学意境——从“得意而忘形”到“忘我悟道”的境界。

  文人画的墨荷花通常笔法简洁,清幽之致,文人画士心知其意,他们的观赏中明显夹带自满。“‘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可以说是每一个知识人应有文化情怀,我用绘画的方式,用一种全新的理念与语言,更为积极、更为主动地去接近艺术的本体”,先闻彩墨荷花不是对自然风情的猎奇,也不是将民众的普通性低俗化,他对特定环境中存在的人的观注,包含了饱满和舒缓的审美情致叙述,表达的是个人内在精神的呈现。先闻“始终在寻找传统水墨艺术与现代的契合点”。有理由相信,在先闻的艺术与他的存在之间,有一条秘密通道,连接着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白日梦,文心与禅意正是他进入梦境的密码。

  (任怀强,著名书画主持人、评论人、策展人)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